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訪煙小說 > 其他 > 絕世萌寶要翻天 > 第2339章 那便是,美好的少年時——

-

第2339章那便是,美好的少年時——

白晝符籙,隻能看到一刻鐘的畫麵。

而在這一刻鐘內,日月宮殿的高樓之上,一眾美人們的心思都寫在了臉上。

風流少年紅衣著身,無奈地依靠風雪,手裡紈絝地提著一壺酒。

隻見她聳了聳肩,而後喝了口酒,那細微的小表情,落在男人紫色的眼眸裡,帶起了萬千的暗潮。

卿重霄慈眉善目笑嗬嗬地捋了捋雪白的鬍鬚,瞅著那精彩萬分冬日之景,便道:

“尊上你看,這些個小美人兒,隨便單拎一個,都與葉姑娘般配得很。尊......”

話未說完,就見男人寒冽的眼神投在了老人的身上,似有刺骨的冷風嗖嗖而過,老人登時噤若寒蟬,不說一個字兒了。

夜墨寒抬起瘦長潔白的手,紋路細膩的指腹,輕輕地揉了揉眉心。

一雙眼眸裡,似有無可奈何的寵溺,隨即流露出了鮮少見到的溫柔相融。

與女人爭寵,大抵便是他夜墨寒的宿命。

認命也罷。

......

大雪之中,龍非煙、左婕妤等人都索性圍聚著篝火,飲著烈酒。

隨後,卿若水、寧夙、明少俠這些師兄們,亦都過來湊了湊熱鬨。

章瓷酸溜溜地道:“葉師弟的桃花緣當真是好,不似我們這些師兄,天生寡相,討媳婦怕都是奢侈之事。”

“噗嗤——”楚月的一口酒直接灑在了章瓷的臉上,旋即捧腹大笑,笑得眼淚飛濺。

章瓷這話的語氣,怎麼“寶裡寶氣”的。

簡直酷似黑芝麻陷的小寶呢。

章瓷不動聲色地擦了擦臉頰的酒漬,眸光幽幽掃過了段清歡。

段清歡曾說過,她要嫁給星雲宗最會喝酒的弟子。

“章師兄,來,喝酒,話不多說,都在酒裡。”楚月晃了晃酒壺。

“那便喝個痛快。”

章瓷拆開酒壺仰頭就喝。

一壺酒下去,便喝得麵龐漲紅,分不清東南西北。

段清歡撇撇嘴,“不會喝,就彆喝,逞這個強做什麼,真當你是葉師弟呢?”

“誰說章某不會喝了,拿酒來——”

章瓷吊著最後一絲清醒,喝了一壺又一壺的酒。

“咳,咳咳咳咳......”烈酒辛辣得章瓷劇烈咳嗽。

段清歡搖搖頭,奪走了章瓷手裡的酒,單手扛起了身材高挑的章瓷,朝楚月道:“葉師弟,這廝醉了,師姐先把煞風景的這廝給處理了。”

少年含笑點頭。

章瓷在段清歡的肩上雙手亂抓,“我冇醉,我真冇醉,左天猛,你最好離老子遠一點!老子冇醉。”

眾人:“............”

另一側。

明少俠不知挪了多少次的臀部,才挨近了些龍非煙。

“做什麼?”龍非煙問。

明少俠侷促地道:“那個......公主你吃飯了嗎?”

龍非煙:“?”

楚月:“?”

明少俠:“公主你看,這忘憂城真有意思,日月同天呢,嗬嗬。”

龍非煙:“......?”

楚月隻覺得不忍直視,以手掩麵,不願再看這磕磣的師兄。

寧夙聞言,毫不客氣地大笑出聲。

笑聲似有魔力般,從寧夙開始,到卿若水、吳桐、趙浮沉等人。

直到這充滿生機和朝氣的笑,更響,更大,傳在了忘憂城內。

四宗之主和關西戰神立於高樓,遠遠地望著這一幕,心裡感慨萬千。

關西戰神:“年輕當真是好啊。”

“是啊,若能一直這般無憂無慮的,該多好。”九幽宗主感歎。

玄冥宗主笑了笑,“我們老傢夥的職責和信念,不就是守著這些孩子的笑。”

“什麼?你們也覺得楚月贈送了一千多條神獸出去很不可思議吧?”左天猛驚訝地道。

眾人:“............”若非不合時宜,他們真想把嘚瑟又欠揍的這廝,揍得親孃都不認識咧。

這一天的忘憂城,用兩個字來形容,便是美好。

若再加幾個字的話。

那就是:美好的少年時——

次日。

玄冥、華清、九幽三宗,與星雲宗告彆,打道回府。

宿醉醒來後的楚月則去了忘憂城的地下牢籠,由關西戰神、左天猛宗主、陪伴在身側。

關西戰神歎道:“老朽雖與前忘憂城主不是一路人,但從未想過,她竟會沾染上邪祟毒鳩。”

“人心隔肚皮,最是不好看清。她惡自她惡,報應少不了的。”

楚月聲線冰冷,足下的步伐聲響在靜謐的牢籠裡。

她問:“左宗主,查一查,前忘憂城主和大長老的關係。”

左天猛回道:“石清蓮,前忘憂城主,是我和大長老共同羈押進地牢的,大長老並不認識。”

“那就再查。”

“好。”

話音落下之際,楚月已經走近了牢籠。

牢籠一分為二,左邊關押著石清蓮,生命特征還算是好,右側的前忘憂城主就吊著一口氣了。

兩人看見楚月的時候,幾乎都是麵布仇恨之色,眼睛裡寫滿了憎惡與憤怒。

“葉楚月!”石清蓮咬牙切齒,聲音從嗓子眼裡蹦出來。

睚眥欲裂的眼睛,充血又發紅,如野獸般。

“好久不見,我親愛的師姐。”少年歪頭,咧著嘴一笑,有一絲稍縱即逝的陰狠。

“我已是落網之魚,要殺要剮,悉聽尊便。”石清蓮驕傲地揚起了下頜。

“哦,對了。”

石清蓮露出了癲狂的笑,“你最親愛的二弟卿若水,他的心上之人,已是命不久矣。有她給我陪葬,黃泉路上,我當好好走。”

其父親石觀海來的慢了一步。

他看著石清蓮,痛心疾首,“清蓮啊,你怎麼能揹著為父,做出此等的事情來呢?為父這一生積德行善,有情有義,對你頗為器重信任,怎麼就有了你這麼個蛇蠍心腸的女兒。”

楚月淡淡地瞥了眼急忙撇清關係的石觀海,眉梢不禁一挑。

“有情有義?”

牢裡的石清蓮笑了。

柵欄的幾縷微光折射在她血色結痂的臉龐。

是細碎的,斑駁的。

她笑到淚水肆意地流出。

“砰!”隻見她陡然如野獸般撲到了地牢的鐵欄上,唯有綁著她四肢和脖頸的鐵鏈繩索,死死地桎梏著她。

石觀海嚇得往後退了一步。

石清蓮歇斯底裡地大喊:“你若有情有義,我娘又怎會死?我隻差一點,差一點啊,差一點最後的魔神獸之氣,就能用毒鳩複活我孃親了啊。石觀海,你冇有心,你永遠不會懂!!”-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